Are we romanticising self-care?

We’ve seen it everywhere. The plethora of bright and colourful literature littering ookshops in the hope to capitalise on the … More

穿旗袍的女人 (A woman in cheongsam)

我正在看《花样年华》,我不得不承认我被张曼玉深深地吸引住了——或者,确切地说,是穿着旗袍的张曼玉。她打算去一个胡同买面条,在狭窄的楼梯入口经过梁朝伟。黑暗的走廊创造了一种暧昧的气氛,暗示着他们之间犹豫的爱。他们互相礼貌地点头。她穿着旗袍看起来是那么的优雅(和性感)。 旗袍,这个产于民国时期的最具有中国风的女性服装,其高高的衣领用来修饰女人修长的脖子,紧身的包臀设计描绘出婀娜多姿的身材,大概是我见过最有女人的裙子了。 而现在,不幸的是,在席卷中国大陆的单一潮流中,它正在淡出人们的视线,过时了,任何旧的东西都不再受欢迎。 但我却被旗袍的优雅所吸引。所以,我请我的朋友,一个来自广州的又高又瘦的女孩Rani和我一起去拍照。当然,我事先请她看了同一部电影:王家卫和杜可风的《花样年华》。这部电影她反复琢磨了三遍。 我们从中国运来了一件旗袍。那是一件带有白色印花装饰的深蓝色短裙,Rani穿着它,拿着一个老式的金色手提包。这条裙子恰到好处地衬托了她的身材——她不能再漂亮了——而且她的头发盘起来看起来也很古典。 当我在拍摄当天看到她时,我就知道我找到了合适的模特! 这次拍摄的想法主要是要展现出穿旗袍女人的优雅和神秘。鲜花、古老的建筑、昏暗的灯光,这些都是我脑海中浮现的东西。于是,我和Rani约在了皇冠马戏团(Crown Circus)见面。皇冠马戏团是格拉斯哥西端拜尔斯路(Byres Road)上方山上的一个重要地标。 我想我以前从未见过像皇冠马戏团这样的东西,不是在这样一座古老而庄严的建筑里——它有160年的历史,诞生于詹姆斯·汤姆森的思想中——因为它在一个巨大的半圆形中运行。事实上,它就像从前面看到的马戏团帐篷。或者是王冠。对于任何对这座城市的美丽建筑感兴趣的人来说,它都是一颗不可错过的宝石。 马路对面是一幢看起来像带花园的两层小别墅,长满了野草,似乎无人居住。我让Rani试着靠着房子外面的矮墙坐着,不看相机。她穿着旗袍,身后是古色古香的建筑,像是对身后世界的美好回忆。 她看上去像在等待着谁: 我们在房子附近发现了一丛粉红色的花树。花儿才刚刚开始绽放。Rani坐在其间,平静地望着外面,而我被树枝抓住,一只脚摇摇晃晃地想要拍照。因为我们是在拍摄胶片,所以镜头必须保持静止,我绝望地说:完蛋!它会变得模糊。 但事实证明,适量的模糊只会给这幅画增加一种朦胧的美。这也是整个拍摄过程中我最喜欢的照片。我喜欢这些意外惊喜! 在户外拍摄完之后,我建议我们去我最喜欢的地方拍摄。我之前提到过:查令十字大厦。在这些建筑的内部(如果你足够幸运能进去的话),走廊里的黄色灯光昏暗,让人产生一种活生生的历史和诡异感。 我试着拍一些Rani上楼的侧面照,拍得很近,很美,但缺乏张曼玉的那种感觉。可那才是整个项目的开始,也是我想要重塑的。 所以我改变了姿势。我试着从后面拍摄,捕捉她的背影,我想毫不掩饰地用旗袍的线条来体现Rani的好身材。不过,我还是把焦点放在了别的地方,这样Rani的形象就会稍微模糊一些——毕竟,朦胧美才是最性感的选择。我想要的是隐藏在每一件装饰品和每一堵墙后面,捕捉在《Mood for Love》镜框中的那种犹豫、朦胧和紧张感。 结果,对我来说,是完美的。她可能不在焦点上,但她却吸引了观众的注意力。我认为这张照片里存在一个故事——我们看着固定的楼梯扶手,在这个欧式风格的走道里,一个东方女人走上谁也不知道通往哪儿的台阶,背后有许多未知的生活。 … More